梅州市诗词学会(原名嘉应诗社)

 找回密码
 成会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41|回复: 4

浅析一首诗《偕盛元兄登滕王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15 21: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偕盛元兄登滕王阁
作者/熊东遨
登高但见古人哀,何处尘埃扫不开?
日月恒从江右起,水云俱向眼前来。
清时朝野多同调,福地东南有异才。
寄语浣花溪畔客,山河无恙且衔杯。
      诗人登阁开端不写眼前景,而是以心感发,是借登高之际神交古人,以古人之情怀抒发胸中之意志。古来文士登高怀远吊古言今者数不胜数,如辛弃疾《水龙吟 登赏心亭》:“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古人登高以抒哀怀,是什么原因呢?诗以设问开篇令人深思与遐想。颔联写景,从大、从远着笔,以日月升沉,江河流向为景衬出诗人对大好河山的感慨。令人联想孟浩然之诗:“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此联以日月升沉水流到海恒古不变之理为颈联世事人物变化埋下伏笔。颈联,身临胜迹,心怀世事,观天地之永恒,感古今之一瞬。福地东南,位指台湾。隐喻国家未完成统一大业,隐晦中暗含神州复兴早日陆海一统的寄托。尾联,浣花溪畔客,指杜甫,一饭不忘家国的诗圣杜甫草堂即在浣花溪畔。作者诗思千载,视通万里,引杜甫为知己,其实寄语的对象是题目中的盛元兄。山河无恙且衔杯,诗人运用诗歌美境于外,哀在其內的笔法表达出内心难于言说之情。杜甫《醉时歌》有句:“生前相遇且衔杯”,且衔杯,只是无奈之下的强饮而已,诗人借杜甫酒杯以浇胸中块垒,其胸襟与器识便一目了然。
       总观全诗,谋篇布局,笔法运用和思想情志是值得细品的。以上浅见一家之言,诗无达诂,读者亦可另开别境引申意会。
发表于 2021-4-8 16:05:5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7-5 23:4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梅花山人 于 2021-7-6 00:18 编辑

      所谓诗无达诂,我细细地品味了一下却有完全不同的见解,觉得没哪么高大上,总观全诗,从题头看或有暗指,无外多夸赞熊盛元而已。
       熊盛元,江西人,江西亦江右也,登高但见古人哀,何处尘埃扫不开?首联大意是崇诗时代已经过去了,好友就看开点吧;日月恒从江右起,水云俱向眼前来。颔联大意是明星常从江西升起,景象万般一齐来到眼前,夸好友诗才好呗;清时朝野多同调,福地东南有异才。颈联大意是说和谐时代多老干体,只好友独是异才;寄语浣花溪畔客,山河无恙且衔杯。结联回应首联还是暗指熊盛元为杜甫之才,今虽不是诗歌的时代了,身处和平时代就且干一杯吧。

      但还是讶于作者笔力颇为雄健,借意象夸赞好友而抹去了媚俗之痕且粗读来似有境界开阔兼今古悠悠之感;诗内脱离
滕王阁而写,诗题上或隐去有寄,完整的意思是偕盛元兄登滕王阁有寄盛元兄。


      所谓诗向会人吟,从作者特意所选取的地名江右、东南上看,这诗独吟与好友看的意向还是比较明显的,笔法有点象是杨万里的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如不细品诗题的话也极易把‘’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作描景诗看待。


 楼主| 发表于 2021-7-17 18:0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梅花山人 发表于 2021-7-5 23:41
所谓诗无达诂,我细细地品味了一下却有完全不同的见解,觉得没哪么高大上,总观全诗,从题头看或有暗 ...

清时朝野多同调,清时朝野,我理解是指清朝时康熙朝野上下一心收复台湾的事件。福地东南有异才,福地,指福建,福建东南方向即指台湾地区,异才指的是马英九,蔡英文这些政治人物,并不是指盛元兄有异才。所以我说此诗是有暗喻和寄托的。只是话题敏感,要政治正确,不能说得太过明白。
   老师理解此诗围绕作者的朋友盛元兄写,暗喻的是如今不再是崇诗的时代,也是可以的。
发表于 2021-7-17 18: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酒意诗情谁与共 发表于 2021-7-17 18:01
清时朝野多同调,清时朝野,我理解是指清朝时康熙朝野上下一心收复台湾的事件。福地东南有异才,福地,指 ...

登高但见古人哀,何处尘埃扫不开?
       ——古人登高便是哀声愁绪,哪来的飞尘(或世俗)那么难除?(登高悲鸣哀愁是古代骚人的常态,这老习惯老套路就不能抛弃吗?)在设问中开篇,“起”即凸起,反问其实就是否定,没什么可以一定要因循的,我们登临(抒怀)不蹈旧辙。首联,登凌新思维引发后联,带起全诗,造成悬念。尘埃:飞尘,这里指障眼之物。

       日月恒从江右起,水云俱向眼前来。
       ——日月恒久的在这里(江右)升起并照亮,江水彩云流动奔涌尽在眼底。两句咏景物,着眼点大哉!日月云水(乾坤郎朗,云水多姿),有此,这里不能不是“福地”。登临岂能无景物?眼前尽是好天地。面对如此江山乾坤,居高凭栏者当有一个怎样的情怀呢?颔联,既是对首联的接续回答(如此之日月江云钟灵毓秀,岂能哀愁?),亦为下联埋下伏笔等待呼应(福地东南的才子是不会再弹老调的)。

       清时朝野多同调,福地东南有异才。
       ——清平(太平年代)年代朝廷和百姓多为志向一心,福祥之地东南这里尤有特出的人才。面对眼前(颔联)好山河,作为一个诗人当如何歌唱呢?颈联经回首古今而呼:诗歌要与时代同步,东南这个诗才不负人民。这是对前两联的呼应和延伸,也具体明白地回应了首联的设问。清:太平年代。同调:志向和趣味一致,这里指上下一心。福地:滕王阁及其所在地江右(南昌)。聚集天地之灵气,吸收日月之精华的滕王阁坐落在赣水之滨,古人誉其“水笔”。古人亦云:“求财万寿宫,求福滕王阁”。东南:江西、南昌。

       寄语浣花溪畔客,山河无恙且衔杯。
       ——送你一句忧国骚人(赠言一句给写旧体的骚客),天下平安你就举杯畅饮吧!尾联扣题,呼应首联。杜甫的“生前相遇且衔杯”,是强咽苦酒借酒浇愁。熊诗“且衔杯”,显而易见是发于内心的高兴、自豪和痛快。二十一世纪的诗家登临滕王阁,没有古人的思古愁绪;面对美好壮阔的复兴天地,惟有自豪、讴歌与畅饮。这便是熊氏登临的新思维,新视野,新歌赋,新主题;没有造作,绝无因袭,惟有自豪,可见时代。浣花溪畔客:浣花溪畔,成都西郊,杜甫草堂在此,是代指借喻,非指老杜,这里指诗人。衔杯:把酒杯含在嘴里,饮酒,这里为畅饮意。

      一次携友拜访名胜古迹登临凭栏江南名楼滕王阁,诗中一反登临吟哦套路,未作过多景物描摹,绝无思古忧愁,在千百年来总是吟愁不断的福地名楼,面对已入梦境复兴正举的壮阔瑰丽,诗人讲了一个道理,劝了一杯畅饮,明确了一种责任。      
      突围窠臼,凭栏出新,小中见大。

这是外网网友的另一解,我觉得更切合诗旨,转来供参考

好久不见,问好佳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会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梅州市诗词学会 ( 粤ICP备17109579号
联系邮箱:jyss888@163.com    联系电话:13502339645    地址:梅州市梅江区梅龙路市文联6楼608室    梅州嘉应诗社 版权所有

GMT+8, 2021-10-24 14:43 , Processed in 0.227503 second(s), 24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