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市诗词学会(原名嘉应诗社)

 找回密码
 成会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97|回复: 0

拿来主义之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16 22:03: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初读九门提督的‘’《木天禁语》之解读‘’颇是有些懵懂,这个懵懂来源于《木天禁语》自身的一些不足,我没有找到《木天禁语》的影印本而只找到了《木天禁语》文字本,所以对其中的什么‘一字血脉’、‘两字血脉’之类实在是有些茫然,但读了欧德绪版主的帖子的帖子之后才知道清人和今之学者对此是有所论及的,虽个人有一点孔见,但于‘偷来也大益’的帖中无妨也先尊重前人和今贤而先舍弃了一些一孔之见。

    《木天禁语》的什么‘一字血脉’、‘两字血脉’之类说的都是篇构之学,所谓有法则无法,但无法却是在有法的基础上之上的基于法而不泥法,故,有益于初学了解和提高篇构之学的东西还是值得拿来推广的,这个拿来却不是照单全收的拿来而是揉入了自家的一点感悟了。

      以杜甫的《江村》为例来作一探讨。其诗如下:

清江一曲抱村流,长夏江村事事幽。
自去自来堂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
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作钓钩。
多病所须唯药物,微躯此外更何求。

      这首诗据欧德绪版主考证所说,《木天禁语》的作者附图示意为‘江村’,九门也是认为两字为“江村”贯穿全篇,但这诗题本身就是“江村”,诗扣题而作应是常态,既是常态则同《鸳鸯》相似,似无突出重点,无重点之突出则似乎于‘两字血脉’有不清之嫌,这或是《木天禁语》的一个不足,从诗本身来看,自去自来堂上燕自为一事,相亲相近水中鸥又为一事,老妻画纸为棋局为一事,稚子敲针作钓钩又为一事,江村事事幽之下,中两联说了四事,尾联既可算一事也可作呼应首联,收束全篇,故从突出重点的角度而言个人主张‘事事’为两字之血脉,据此易为初学者掌握篇构上的要领。

      我查了一下《木天禁语》和《诗学禁脔》都没有其它诗例相佐,所以就自己找了两首以佐证和加深理解。

芦花/罗邺

如练如霜干复轻,西风处处拂江城。
长垂钓叟看不足,暂泊王孙愁亦生。
好傍翠楼装月色,枉随红叶舞秋声。
最宜群鹭斜阳里,闲捕纤鳞傍尔行。

       这里的西风处处拂江城应是个省略句,西风前省了个‘随’字,从颔、颈、尾联的描写都可见其处处之笔触,长垂钓叟看不足是一处,暂泊王孙愁亦生是一处,好傍翠楼装月色又是一处,枉随红叶舞秋声也是一处,尾联亦自是一处,故处处可认为是两字血脉;不过也可以认为这是牵强之辞,因为处处或者换句话来说扣题而作亦是诗之常态。以短语而论则是处处拂江城了。

塞上逢故人 中唐·王建

百战一身在,相逢白发生。
何时得乡信,每日算归程。
走马登寒垄,驱羊入废城。
羌笳三两曲,人醉海西营。

      王建的这首则是下三联围绕着相逢两字而作,相逢相问‘’何时得乡信‘’,相逢相诉‘’每日算归程。‘’,相逢相伴‘’走马登寒垄,驱羊入废城。‘’,相逢相和‘’羌笳三两曲‘’,相逢相醉‘’人醉海西营。‘’,故这首的篇构也可以认为是两字血脉。

      欧德绪版主认为所谓两字血脉亦含三字贯穿、短语贯穿虽个人深表赞同,为突出重点之故,这里就不‘’拿来‘’赘言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会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梅州市诗词学会 ( 粤ICP备17109579号
联系邮箱:jyss888@163.com    联系电话:13502339645    地址:梅州市梅江区梅龙路市文联6楼608室    梅州嘉应诗社 版权所有

GMT+8, 2021-10-24 14:27 , Processed in 0.342252 second(s), 2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