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市诗词学会(原名嘉应诗社)

 找回密码
 成会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92|回复: 2

再读欧版的一言贯篇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19 12: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梅花山人 于 2021-9-19 12:26 编辑

      在前帖‘拿来也大益’中通过几个诗例的分析已经把要善于抓住首联中的一个中心词为关键进行篇构,从而让整诗显得立意明确、脉络清析、结构紧凑,重温一下这几个诗例

祖咏《苏氏别业》
别业居处,到来生隐心。
南山当户牗,沣水映园林。
竹覆经冬雪,庭昏未夕阴。
寥寥人境外,闲坐听春禽。

崔珏《鸳鸯》:
翠鬣红衣舞夕晖,水禽似此禽稀。
才分烟岛犹回首,只度寒塘亦共飞。
映雾乍迷朱殿瓦,逐梭齐上玉人机。
采莲无限兰桡女,笑指中流羡尔归。

许浑《咸阳城东楼》:
一上高城万里,蒹葭杨柳似汀洲。
溪云初起日沈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鸟下绿芜秦苑夕,蝉鸣黄叶汉宫秋。
行人莫问当年事,故国东来渭水流。

      以上三例中的幽、情、愁即是首联中的一个中心词,我很赞同欧版的意见,我们既可以作一言贯篇看待,也可以作一意贯穿看待,如果还没领会的话仍可以通过范德机《诗学禁脔》中所举的诗例和自注作个加强

一字贯篇格〈思夫〉
自从车马出门朝,便入空房寂寥。
玉枕夜寒鱼信杳,金钿秋尽雁书遥。
脸边楚雨临风落,头上秦云向日消。
芳草又衰还不至,碧天霜冷转无聊。

    初联「」字贯篇。次联、颈联思夫之切,守寂寥之气象,泪之落,发之消,守之切而情之至。落联抚时已迈,望车音之不至,与君臣会合之难,而臣之望其君之恩光,为何如也。

一意格〈江陵道中〉
三千三百西江水,自古如今要路津。
月夜歌谣有渔父,风天气色属商人。
沙村好处多逢寺,山叶红时绝胜春。
行到南朝征战地,古来名将必为神。

    起联以古今言之,有感慨奋厉之意。次联以景物而言。颈联见胜概之无穷。落联言神庙见古之名臣,随世立功而庙食,叹今人何如哉!一句生一句,而全篇旨趣,如行云流水,篇终激厉。

    以上的一字血脉、一字贯篇、一言贯篇、一意贯穿其实是相通的,名异而实同,即如一意格中的古今为二字亦不妨作一字、一言看也;书要读活而不泥,要懂得举一反三,懂得相互联系,这是读欧版‘一言贯篇说’的一个得益。

       前帖‘拿来主义之二’所举之诗例为两字贯篇,这个两字贯篇在《木天禁语》中也是有说明‘二字贯穿,三字栋梁在内’的,从理解上来说仍可理解为一意贯穿,重温一下诗例:

杜甫《江村》:
清江一曲抱村流,长夏江村事事幽。
自去自来堂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
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作钓钩。
多病所须唯药物,微躯此外更何求。

       此诗中的事事为两字血脉,理解上事事幽即为一意贯穿全篇,不赘。

芦花/罗邺
如练如霜干复轻,西风处处拂江城。
长垂钓叟看不足,暂泊王孙愁亦生。
好傍翠楼装月色,枉随红叶舞秋声。
最宜群鹭斜阳里,闲捕纤鳞傍尔行。

       此诗中的处处为两字血脉,理解上芦花随西风处处拂江城即为一意贯穿全篇,亦不赘。

塞上逢故人 中唐·王建
百战一身在,相逢白发生。
何时得乡信,每日算归程。
走马登寒垄,驱羊入废城。
羌笳三两曲,人醉海西营。

       此诗中的相逢为两字血脉,理解上相逢即为一意贯穿全篇,仍不赘。

       以上这样的‘一字贯篇’或‘一言贯篇’和‘两字血脉’其实都可作一意贯穿理解更为简约、易记、易学,这在下面所要说到的‘三字栋梁’和一句造意格、两句立意格仍有体现。


        所谓三字栋梁除了杜甫《江村》中事事幽比较明显外,欧版认为以短语而论的话崔珏《鸳鸯》中的此禽稀也应是可作为‘一言’理解的,而〈思夫〉中的守寂寥则显得明显一些,当然,以上诸例都是可以作为一意贯穿去理解的,《木天禁语》所举的三字栋梁却不是哪么容易理解了。

三字栋梁
〈南迁〉
瘴江南下接云烟,望尽黄茅是海边。
山腹雨晴添象迹,潭心日暖长蛟涎。
射工巧伺游人影,飓母偏惊贾客船。
从此忧来非一事,可容华发度流年。

       此诗首句入南,次句扣迁,中两联涵接海边写海边之貌,尾联抒怀,有观点认为三字为‘是海边’,九门则认为是‘非一事’,我则认为‘从此忧’更能彰显南迁的艰辛之意,换句话来说是以‘从此忧’为一意贯穿了南迁之后的艰辛;范德机《诗学禁脔》中所举的一句造意格、两句立意格因为附有说明就比较容易理解了。

一句造意格〈子初郊墅〉
看山酌酒君思我,听鼓离城我访君。
腊雪已添桥下水,斋钟不散槛前云。
阴移松柏浓还淡,歌杂渔樵断更闻。
亦拟城南买烟舍,子孙相约事耕耘。

       初联上句以兴下句,而下句乃第一句之主意。第二联、三联,皆言郊墅之景。末联结句羡郊墅之美,亦欲卜邻于其间,有悠然源泉之意。此乃诗家最妙之机也。

两句立意格〈写意〉
燕雁迢迢隔上林,高秋望断正长吟。
人间路止潼关险,天上山惟玉垒深。
日向花间留远照,云从城上结层阴。
三年已制相思泪,更入新愁却不禁。

       初联上句起第二句,第二句起颈联。盖颔联是应第一句,颈联是应第二句,结尾是总结上六句。思之切,虑之深,得乎性情之正也。

       总之,就篇构来说,无论是一字也好、两三字也罢,或短语一言或一句或两句立意也罢,灵活掌握立意的关键所在都是能让整诗显得立意明确、脉络清析、结构紧凑的,这是我读欧版的‘一言贯篇说’的最大裨益。


发表于 2021-9-20 21: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10-10 20:3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会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梅州市诗词学会 ( 粤ICP备17109579号
联系邮箱:jyss888@163.com    联系电话:13502339645    地址:梅州市梅江区梅龙路市文联6楼608室    梅州嘉应诗社 版权所有

GMT+8, 2021-10-24 14:22 , Processed in 0.313849 second(s), 24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