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市诗词学会(原名嘉应诗社)

 找回密码
 成会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20|回复: 7

古诗歌鉴赏经典十一例/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2-6 05: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梅花山人 于 2023-3-9 12:47 编辑

和晋陵陆丞早春游望(唐)杜审言

独有宦游人,偏惊物候新。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

淑气催黄鸟,晴光转绿蘋。忽闻歌古调,归思欲沾襟。


【赏析】这是一首和诗,诗人因物感兴,即景生情,写自己宦游他乡,春光满地不能归省的伤情。诗一开头就发出感慨,说明离乡宦游,对异土之“物候”才有“惊新”之意。在这“独有”“偏惊”的强调语气中,生动表现出诗人宦游江南的矛盾心情。中间二联具体写“惊新”的感受:清晨的太阳从东边海上升起,云气在朝阳的照耀下,霞光灿烂,绚丽多彩;早春的江南,梅花在枝头开放,这春意由江南渐渐移到江北,杨柳也已经吐出了新芽。清新和暖的空气撩逗得黄莺儿婉啭鸣叫,晴日的阳光把草映照得变成了绿色。这四句细腻地写出了朝霞、梅柳、黄鸟、绿等景物在早春里的变化,生动地展现了江南新春的美丽景色,也寓含着心中怀念中原故乡之情,与首联的矛盾心情正相一贯,同时也自然地转到尾联,道出自己伤春的本意怀念中原故土,点明思归的主题。全诗采用拟人手法,写江南早春之景,历历如画。


《瀛奎律髓》:

律诗初变,大率中四句言景,尾句乃以情缴之。起句为题目。审言于少陵为祖,至是始千变万化云。起句喝咄响亮。

《升庵诗话》:

妙在“独有”、“忽闻”四虚字。

《增订评注唐诗正声》:

郭云:四句俱说景,腰字俱惊眼。格不甚高,起独有力。

《唐诗广选》:

刘孟会曰:起得怅恨。“云霞”二句,便自浩然。

《诗薮》:

初唐五言律,杜审言《早春游望》、《秋宴临津》、《登襄阳城》,陈子昂《次乐乡》,沈佺期《宿七盘》,宋之问《扈从登封》,李峤《侍宴甘露殿》,苏颋《骊山应制》,孙逖《宿云门寺》,皆气象冠裳,句格鸿丽。初学必从此入门,庶不落小家窠臼。

《唐诗镜》:

三、四如精金百炼。“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曙”、“春”一字句,古人琢意之妙,起结意势冲盈。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敬曰:“独”、“偏”、“忽”、“惊”、“闻”、“欲”等虚字,机括甚圆妙。

《唐诗评选》:

意起笔起,意止笔止,真自苏、李得来,不更问津建安。看他一结,却有无限。《过秦论》“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结构如此,俗笔于此必数千百言。

《唐律消夏录》:

中四句说物候,偏是四句合写,具见本领。“出海”、“渡江”,便想到故乡矣。岑嘉州诗“春风触处到,忆得故园时”即此意,但此一句深厚不觉耳。

《增订唐诗摘钞》:

朱之荆云:物候新,暗点早春,喝起中二联在一“惊”字。中二联写早春,中四字皆“惊”也。……“独有”、“偏惊”、“忽闻”是机括。

《唐诗成法》:

中四句合写“物候”二字,颠倒变化,可学其法。“物候新”居家者不觉,独宦游人偏要惊心。三、四写物候到处皆新,五、六写物候新得迅速,具文见意,不言“惊”,而“惊”在语中。结和陆丞,以“归思”应“宦游”,以“欲沾巾”应“偏惊”。

《瀛奎律髓汇评》:

纪昀:起句警拔,人手即撇过一层,擒题乃紧。知此自无通套之病,不但取调之响也。末收“和”字亦密。冯班:次联做“游望”二字,无刻画痕。

《近体秋阳》:

“忽闻”字下得突绽,使末句精神透出。此诗起结老成警洁,中间调高思丽。

《唐宋诗举要》:

吴北江云:起句惊矫不群。高步瀛云:此等诗当玩其兴象超妙处。

《诗境浅说》:

此诗为游览之体,实写当时景物。而中四句“出”字、“渡”字、“催”字、“转”字,用字之妙,可为诗眼。春光自江南而北,用“渡”字尤精确。


范例2:

度大庾岭(唐)宋之问

度岭方辞国,停轺一望家。魂随南翥鸟,泪尽北枝花。

山雨初含霁,江云欲变霞。但令归有日,不敢恨长沙。


【赏析】这首诗表达了作者对被贬边远之地的不满情绪以及盼望有朝一日得以赦免回京的心情。起句扣题直叙,诗人来到“华夷”分界的梅岭,将要辞别故国了,对句“停轺一望家”,诗人停下驿车,驻足远望家乡。颔联“魂随南翥鸟,泪尽北枝花”,紧承首联中的“望”字而来,诗人遥望乡关,只见鸟儿飞翔,花儿开放。但在诗人眼中鸟儿是“南翥”的,花儿是“北枝”的,因此触动了北人南迁的情思,使他黯然神伤。这联诗写得情景交融。颈联上句写山雨欲停未停,天空已放出些许晴光,下句描绘江中云影即将变作彩霞的刹那间,将山的空明、水的澄澈同时生动地表现了出来。在这样美好的山水景色中,诗人的心潮逐渐趋于平静,开始振作起来面对现实考虑自己的出路。他希望勤奋修职,争取早日赦归,于是不禁发出了“但令归有日,不敢恨长沙”的感慨,表示他只希望有回去的那一天,就心满意足了,对自己受贬不敢有所怨恨,以直抒胸臆作结。全诗音韵谐婉,属对精密,词藻华美,尤其突出的是诗人巧妙地将写景与抒情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既表现出景致优美,又表现出诗人对自己赦免返京的前途充满信心。



宋之问(约656年—约712年),名少连,字延清,汾州隰城(今山西省汾阳市)人,一说虢州弘农(今河南灵宝市)人。唐代诗人,左骁卫郎将宋令文的儿子。唐高宗上元二年,中进士,授洺州参军,累转尚方监丞、左奉宸内供奉,趋附张易之兄弟。唐中宗复位后,坐贬泷州参军。告密有功,擢鸿胪寺主簿,迁考功员外郎。先后依附安乐公主,外贬越州长史。先天元年(712年)八月,唐玄宗李隆基即位后,赐死于桂州,享年56岁。宋之问的诗多歌功颂德之作,文辞华丽,自然流畅,对律诗定型颇有影响。原集已佚,有辑本《宋之问集》二卷。

《唐诗归》:

钟云:恨在“不敢”二字。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三四沉痛,情至之音,不关典色。第六亦是异句。结怨而不怒,得诗人温厚之旨。陈度远曰:“辞苦思深,不堪多读。“雨含霁”、“云变霞”写景已别,着“初”、“欲”二字更极作致。

《唐宋诗举要》:

吴曰:情景交融,杜公常用此法(“泪尽”句下)。吴曰:深曲(末句下)。

以下资料来源未详:

①辞国:离别家乡。②轺(yao2音瑶):一种轻便的马车。③翥(zhu4音著)飞。④北枝花:白孔《六帖》:"庾岭梅花,南枝先开,北枝后开,寒暖之候异也。"诗人认为越过梅岭,便远离中原,背离家乡,因而在梅岭之北触动乡愁,不禁"泪尽"。⑤霁(ji4音纪)雨生转晴。⑥但令:但愿,希望。⑦恨长沙:像西汉贾谊遭贬长沙一样怨恨。

 楼主| 发表于 2023-2-6 05: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梅花山人 于 2023-3-21 19:08 编辑

范例3:
初发扬子寄元大校书(唐)韦应物
凄凄去亲爱,泛泛入烟雾。归棹洛阳人,残钟广陵树。
今朝为此别,何处还相遇。世事波上舟,沿洄安得住。

【赏析】作者离开扬州从长江回洛阳,路上写了这首诗寄给一位姓元的朋友(校书是官名),表达依依惜别的深情。首联中的“凄凄”突出了长江烟波浩渺的景象,以一叶小舟泛于浩渺之长江,更令人凄怆。颔联表示了作者对扬州依依不舍的浓情,虽在归去之途,但扬州那听惯了的钟声,却又依稀传来;那看惯了的花草树林,又历历出现在眼前,一种离开与不舍的矛盾心情交织在一起,写出了他对扬州的一往情深。诗人没有说动情的话,而是通过形象来抒情,并且让形象的魅力感染了读者。颈联再写对朋友的恋恋不舍,从分手就想到聚首,足见其对朋友的深情。最后一联富有哲理,指出了人生的遇合,人生的命运是难以预测的,正像漩涡里的船,不是被水带走,就是在水里打旋,是不由自己作主的。诗人借对扬州景物的留恋,表现对扬州的感情,借“世事波上舟”的比喻,形象地揭示了人生无常的规律。语言朴实自然,这是此诗的特点。


《韦孟全集》:
刘云:至浓至淡,便是苏州笔意。
《汇编唐诗十集》:
唐云:浅浅说出,自然超凡。
《唐诗善鸣集》:
韦诗醇古,之内又复坚深,用笔甚微。如此诗,令选者似可舍却,终不可舍却,细咏之,自得其味。
《唐诗笺要》:
数字内无数逗露,无数包含,了却情人多少公案。元明间才人为一“情”字作传奇千百出,不敌这首。
《唐诗别裁》:
写离情不可过于凄惋,含蓄不尽,愈见情探,此种可以为法。
《唐宋诗举要》:
六朝佳句(“归棹”二句下)。

范例4:
访城西友人别墅(唐)雍陶
澧水桥西小路斜,日高犹未到君家。
村园门巷多相似,处处春风枳壳花。

【赏析】这首小诗,写的是春郊访友的感受。诗的起笔,就将读者带到了城外的郊野。通过对“桥西小路”的描绘,告诉我们,诗人已经出了城,过了桥,缓步走在向西曲折延伸的乡间小路上。“日高犹未到君家”,紧承上句,表现他访友途中的心情。“日高”两个字,写出旅人的体会,表现了诗人的奔波和焦急。接着又用了“犹未”二字,更把他会友急切的心情突出地刻画了出来。最后两句:“村园门巷多相似,处处春风枳壳花”,依然没有提到“君家”,而是一味地表现进入友人居住的村庄后,一边寻访,一边张望的所见、所感。从“多相似”的感叹声中,可以想象出作者穿村走巷、东张西望的模样,和找不到友人别墅时焦急与迷惘的神情。虽然由于寻友心切,首先注意的是“门巷”,可是张望之中,一个新的发现又吸引了他的视线:真美啊!家家户户的篱边屋畔,到处都种植着城里罕见的枳树,洁白而清香的枳树花正在春风的吹拂下,盛开怒放!这首诗巧妙地运用以境写人的烘托手法。在这首诗里,被访的友人压根儿没有露面,他的别墅是什么样子也没有直接描写,诗人写到踏进友人村庄寻访就戛然而止,然而,就从这个自然而优美的村野风光中,也能想象到这位友人的风采。这种写法清新别致,更耐人寻味。



雍陶,(约公元834年前后在世),字国钧,成都(今四川成都)人,晚唐诗人。工于词赋。主要作品有《题君山》《城西访友人别墅》等。雍陶出身贫寒。文宗大和八年(公元834年)进士,曾任侍御史。大中六年(公元852年),授国子毛诗博士。大中八年(公元854年),出任简州(今四川简阳县)刺史,世称雍简州。一年曾多次穿三峡,越秦岭,在江南、塞北许多地方游历过,写过不少纪游诗。后辞官闲居,养疴傲士。不知所终。工诗。与王建、贾岛姚合章孝标等交往唱和。其诗多旅游题咏、送别寄赠之作,擅长律诗和七绝。



《笺注唐贤三体诗法》:
遍地枳棘,谁可结交?所以不辞远访也。然极蕴藉。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焦竑曰:如画。陆时雍曰:风味自足。王右丞《访吕逸》云:“门外青山如厘里,东家流水入西邻”,与此后联,俱尽别墅之景,妙妙。





 楼主| 发表于 2023-2-6 05: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梅花山人 于 2023-3-9 12:56 编辑

范例5:

卜算子送鲍浩然之浙东(宋)王观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

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

才始送春归,又送君归去。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


【赏析】这是一首送别词。词中以轻松活泼的笔调、巧妙别致的比喻、风趣俏皮的语言,表达了作者送别友人鲍浩然时的心绪。词的上片着重写人,起首两句,把景语变成情语。当这位朋友归去的时候,路上的一山一水,对他都显出了特别的感情。那些清澈明亮的江水,仿佛变成了他所想念的人的流动的眼波;而一路上团簇纠结的山峦,也似乎是她们蹙损的眉峰了。三、四两句,点出行人此行的目的:他的去处,是“眉眼盈盈处”。“眉眼盈盈”四字有两层意思:一指江南的山水,清丽明秀,有如女子的秀眉和媚眼;二指有着盈盈眉眼的那个人。因此“眉眼盈盈处”,既写了江南山水,也同时写了他要见到的人物。此二句写送别时的一往情深却又含而不露。下片抒发词人的情怀。过片两句,正面点明送别。作者用两个“送”字递进,将作者“黯然销魂”的愁苦之情描写得极为深切。结末两句,是词人对远去的友人所作的美好祝愿与叮咛:希望友人到江南后,千万要与美好的春光同住。这两句,一反送别词中惯常的悲悲切切,写得情意绵绵而又富有灵性。

李煜(937年8月15日-978年8月13日),籍贯徐州彭城县(今江苏省徐州市),生于江宁府(今江苏省南京市),原名从嘉,字重光,号钟山隐士、钟锋隐者、白莲居士、莲峰居士,唐元宗李璟第六子,南唐末代君主。
李煜精书法、工绘画、通音律,诗文均有一定造诣,尤以词的成就最高。李煜的词,继承了晚唐以来温庭筠、韦庄等花间派词人的传统,又受李璟、冯延巳等的影响,语言明快、形象生动、用情真挚,风格鲜明,其亡国后词作更是题材广阔,含意深沉,在晚唐五代词中别树一帜,对后世词坛影响深远。


《婉约词》:

[1]眼波横:形容眼神闪动,状如水波横流。
[2]眉峰聚:形容双眉蹙皱,状如二峰并峙。
[3]眉神盈盈处:喻指山水秀丽的地方。盈盈:美好的样子。

此词以新巧的构思和轻快的笔调,在送别之作中别具一格。
开篇“水是眼波横”二句匠心独运:前人惯以“眉如春山”、“眼如秋水”之类的譬喻来形容女子容颜之美,如托名于刘歆的《西京杂记》卷二:“文君姣好,眉色如望远山”;李白的《长相思》:“昔时横波目,今作流泪泉”;白居易《筝诗》:“双眸剪秋水,十指剥春葱”。(案:亦有以“秋水”形容男子眼神者,如李贺《唐儿歌》:“一双瞳人剪秋水”。)而作者此处则反用其意,说水是眼波横流、山上眉峰攒聚,其妙处不仅在于推陈出新、发想奇绝,而且在于运用移情手法,化无情为有情,使原本不预人事的山水也介入送别的场面,为友人的离去而动容。
“欲问行人”二句,仍就“眉眼”加以生发,亦见用笔灵动、造语新奇。“眉眼盈盈处”,既是喻指友人故乡的秀丽山水,又令人想见友人妻妾倚栏盼归之际美目传恨、秀眉凝愁的情态。 妙语双关, 熔铸非易。
过片后“才始送春归”二句抒写良情别绪:方才“送春”,已是十分怅恨;今又“送君”,更添怅恨十分。旦夕之间,两谙别苦,情何以堪?但作者却故意出以淡语,含而不露。
“若到江南”二句再发奇想,叮嘱友人如能赶上江南春光,务必与春光同祝惜春之情既溢于言表,对友人的祝福之意亦寓于句中。



范例6:

捣练子(南唐)李煜

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


【赏析】这首词是写寒夜闻砧声的。自古以来,砧上捣衣或捣练的声音一直成为夫妇或情人彼此相思回忆的诗料,因之常与离愁别恨相联系,这首诗就是反映这种情感的。开始二句写人所处的环境。院在深处寂静无声,庭又小巧空而无物,前句写静,后句写空的原因。环境描写不仅写出了庭院的寂静,而且也把人物寂寞而无侣的心境衬托出来,并为砧声的传来铺叙了环境。接着写阵阵寒风送来阵阵砧声。“寒”字既表明天气初寒是裁制衣服之时,又以此状砧声,有砧声使人心寒之意。两用“断续”既将砧声之远,需借风力才能送至这深宅小院之中准确地表述出来,又将人物随砧声的断续而心潮起伏,愁思难平的情态描绘出来。最后两句,以景写情,景物凄凉,离情难堪。“无奈”言不堪其苦,以下逐层交代出所以不堪其苦:“夜长”愁也长;“人不寐”愁难排遣;“数声”砧声不止,愁思难平;“月到帘栊”月色朦胧人更凄苦。情和景高度和谐统一。通篇无点题之笔,但处处写离情,情包含在景中,从景中透露出感情,极为含蓄。


①砧(zhēn):捣衣石。寒砧:寒夜捣帛声。古代秋来,家人捣帛为他乡游子准备寒衣。
②栊:窗户。

【评解】
秋风送来了断续的寒砧声,在小庭深院中,听得格外真切。夜深了,月光和砧声穿进帘栊,更使人联想到征人在外,勾起了绵绵的离恨和相思。因而长夜不寐,愁思百结。“砧声不断”、“月到帘栊”,从景中透露出愁情,情景交融,轻柔含蓄,耐人寻思。
这首小令,语言新,意境新,给人以极美的艺术享受。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曲名《捣练子》,即以咏之,乃唐词本体。首二句言闻捣练之声,院静庭空,已写出幽悄之境。三句赋捣练,四、五句由闻砧者说到砧声之远递。通首赋捣练,而独夜怀人情味,摇漾于寒砧断续之中,可谓极此题能事。杨升庵谓旧本以此曲名《鹧鸪天》之后半首,尚有上半首云:“塘水初澄似玉容,所思还在别离中。谁知九月初三夜,露似珍珠月似弓。”案《鹧鸪天》调,唐人罕填之。况塘水四句,全于捣练无涉,升庵之说未确。但露珠月弓,传诵词苑,自是佳句。
王方俊《唐宋词赏析》:通篇无点题之笔,但处处写离情,情包含在景中,从景中透露出感情,极为含蓄,意境清新,是李词中内容较健康的词作。


上联出句:寒梅傲俗,世上清风终有骨。

上联出句:暖意融融,草色三成春助力。



 楼主| 发表于 2023-2-6 05: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梅花山人 于 2023-3-21 19:09 编辑

范例7:

点绛唇(宋)林逋

金谷年年,乱生春色谁为主?余花落处。满地和烟雨。

又是离歌,一阕长亭暮。王孙去,萋萋无数,南北东西路。


【赏析】此词是一首咏物词,全词借吟咏春草抒写离愁别绪。整首词咏物与抒情熔于一炉,在凄迷柔美的物象中寄寓惆怅伤春之情,渲染出绵绵不尽的离愁。前两句用典,写人去园空、草木无情、年年逢春而生的情景。“乱生”二字,显出荒芜之状。“谁为主”的叹问,点明园的荒凉无主,蕴含着词人对人世沧桑的慨叹。三、四句渲染衬托,描写无主荒园在细雨中的情景:春色凋零,花朵纷坠,枝头稀疏的余花,也随蒙蒙细雨飘逝“满地”,境界开阔而情调婉伤。虽写雨中落花,却含草盛人稀、无可奈何的惆怅,为写离别奠定感情基调。以下几句写离情。“又是离歌,一阕长亭暮”此句情景交融,长亭,亦称十里长亭,古人送行饯别之地;此暗指别意绵绵,难舍难分,直到日暮。词人抓住特定时刻,刻画出这幅黯然销魂的长亭送别的画面。最后“王孙”三句,是全词之主旨。给人留下无穷的想像。整首词的语言清新柔婉。


此等笔法颇为婉曲,表面上看似乎是通过对蓬蓬勃勃的春草描写渲染出对亲友绵绵不尽的离愁别恨,实际上却是蕴含着词人对人世沧桑的慨叹。小词虽小而格调甚高,笔法亦多变。起笔两句化典,三、四句渲染衬托。下片起笔两句也是化典,但却是转描声情。末三句通过对王孙去的感叹而以萋萋无数的春草生长在了南来北往、东指西向的道路的渲染,从而表达出了对繁华故地沦落的无限惆怅之心情,给人留下无穷的想像空间,整首词的语言清新、柔婉,格调苍凉,意境深远。


林逋(967年1028年),字君复,后人称为和靖先生、林和靖,汉族,杭州钱塘(今浙江杭州)人,一说奉化大里黄贤村人。北宋著名隐逸诗人。
幼时刻苦好学,通晓经史百家。性孤高自好,喜恬淡,勿趋荣利。长大后,曾漫游江淮间,后隐居杭州西湖,结庐孤山。常驾小舟遍游西湖诸寺庙,与高僧诗友相往还。每逢客至,叫门童子纵鹤放飞,林逋见鹤必棹舟归来。作诗随就随弃,从不留存。天圣六年(1028年)卒。其侄林彰(朝散大夫)、林彬(盈州令)同至杭州,治丧尽礼。宋仁宗赐谥“和靖”。
林逋隐居西湖孤山,终生不仕不娶,惟喜植梅养鹤,自谓 “以梅为妻,以鹤为子”,人称“梅妻鹤子”。


①金谷:地名,在河南洛阳县西。谷中有水。古代风景名胜地金谷:即金谷园,指西晋富豪石崇洛阳建造的一座奢华的别墅。因征西将军祭酒王诩回长安时,石崇曾在此为其饯行,而成了指送别、饯行的代称。又指生死相伴的情谊。
②王孙:贵人之子孙。也是草名。
③萋萋:草盛貌。

【评解】

林逋的《点绛唇》是一首咏草的杰作。以拟人手法,写得情思绵绵,凄楚哀婉。语言美,意境更美。为历代读者称诵。

【集评】

薛砺若《宋词通论》:林逋的《点绛唇》为词中咏草的杰作,词境极冷绝凄楚,与欧阳修的《少年游》,梅尧臣的《苏幕遮》,都为咏春草的绝唱。

此为咏物词中的佳作 。全词以清新空灵的笔触,物中见情,寄寓深意,借吟咏春草抒写离愁别绪。整首词熔咏物与抒情于一炉,在凄迷柔美的物象中寄寓惆怅伤春之情,渲染出绵绵不尽的离愁。
金谷,即金谷园,指西晋富豪石崇在洛阳建造的一座奢华的别墅。石崇在《金谷诗序》里说,征西将军祭酒王诩回长安时,他曾在金谷涧为其饯行。所以后来南朝江淹的《 别赋》中就有“送客金谷”之说,成了典故 。“ 金谷年年,乱生春色谁为主?”人既去,园无主,草木无情,依旧年复一年逢春而生。曾经是锦绣繁华的丽园,如今已是杂树横空、蔓草遍地了。写春色用“ 乱生 ”二字,可见荒芜之状,其意味,与杜牧《金谷园》诗中的“流水无情草自春”相近。“谁为主”之问,除点明园的荒凉无主外,还蕴含着作者对人世沧桑 、繁华富贵如过眼烟云之慨叹。
“余花”两句,写无主荒园在细雨中春色凋零,绚烂的花朵已纷纷坠落,连枝头稀疏的余花,也随濛濛细雨而去。“满地和烟雨”,境界阔大而情调哀伤,虽从雨中落花着笔,却包含着草盛人稀之意。眼看“匆匆春又归去”,词人流露出无可奈何的惆怅情怀。
过片直写离情。长亭,亦称十里长亭。古代为亲人送行,常在长亭设宴饯别,吟咏留赠。此时别意绵绵,难舍难分,直到太阳西下。“又是离歌,一阕长亭暮”,词人正是抓住了黯然销魂的时刻,摄下了这幅长亭送别的画面。最后“王孙”三句,活用《楚辞·招隐士 》中“ 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诗意,是全词之主旨。“王孙”本是古代对贵族公子的尊称,后来在诗词中,往往代指出门远游之人。凝望着亲人渐行渐远,慢慢消失了,唯见茂盛的春草通往四方之路 ,茫茫无涯。正如李煜《清平乐》词所说:“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范例8:

绝句(金)王庭筠

竹影和诗瘦,梅花入梦香,可怜今夜月,不肯下西厢。


【赏析】前两句一从视觉、一从嗅觉的角度来描写诗人居处的清幽境界。“竹”和“诗”,一为自然之物,一为社会之物,二者本无从比较,但诗人用一个“瘦”字把二者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竹具有清瘦的形象,诗具有清瘦的风格。“瘦”字用得生新,为全诗定下了清瘦的意境氛围。而“入梦香”则将现实与梦境联系起来,梅花夜间在月光的朗照下也喷出清香,已不同凡响,而这香气还伴着诗人进入梦乡,则香气之浓郁、之悠长可以想见。将竹与梅这样的自然物象与诗与梦这样的人为之物炼在一句之中,这就构成了情在景中、景在情中,情景混融莫分的高妙意境。前两句字面上完全没有“月”,但透过竹影和梅香,我们可以感受到“月”自在其中。在后两句中,诗人便将“月”和盘托出。可怜者,可爱也。当诗人信步庭院时,月光与竹影、梅香是那样的和谐;而回到西厢房时,这月光却不能“下西厢”,这多么地令人遗憾!诗中透露出一股月与人不能互通情愫的遗憾或幽怨的情绪。诗人遗憾或幽怨的是什么?也许是有情人天各一方,不能互通情怀;也许是君臣阻隔,上下无法沟通;也许什么都不是,只是诗人置身此时此景之中的一种朦朦胧胧的感受而已。


 楼主| 发表于 2023-2-6 05: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梅花山人 于 2023-2-6 15:51 编辑

范例9:

江天暮雪(元)陈孚

长空卷玉花,汀洲白浩浩。雁影不复见,千崖暮如晓。

渔翁寒欲归,不记巴陵道。坐睡船自流,云深一蓑小。


【赏析】本诗的前半四句,传神地绘出了一幅潇湘江上的雪景图。“玉花”化用梁昭明太子《黄钟十一月启》“玉雪开六出之花”意,形容绝妙,“卷”字见出了雪花纷纷扬扬的飞舞之态。“长空”切“天”,“汀洲”切“江”;“卷玉花”是细部的、动态的观照,“白浩浩”是总体的、静景的印象:语简而意象丰富。“雁影”句表明已届隆冬的时令,又隐用雁度潇湘的本地风光来暗示“江天”所属的地域。最妙的是第四句,它不仅补明了题面中的“暮”字,而且写出了暮雪雪景所特有的那种瞳瞳、半幽半明的色调与风韵。后半部分,诗人在画面中安排了一名生活在巴陵地区的渔翁,这位渔翁已登返棹,“寒欲归”三字,隐透出“暮雪”的影响。“不记巴陵道”既含有大雪弥漫迷蔽江路的意味,又见出渔翁对“江天暮雪”处境的顺适。“船自流”的结果,是在视野中留下了一抹渐行渐杳的痕影;这一余韵袅袅的结尾,增添了画面的动感与纵深感,传现出“江天暮雪”全景清逸超妙的风韵。全诗首尾映照,动静相间,意境高旷。


范例10:

[中吕]满庭芳(元)姚燧

天风海涛,昔人曾此,酒圣诗家。我到此闲登眺,日远天高。

山接水茫茫渺渺,水连天隐隐迢迢。供吟笑,功名事了,不待僧抬。


【赏析】此曲是作者登镇江金山寺眺望远景时所作,描绘了自己看到的山水相接、水天相接的壮阔景象,表现了对功名利禄的蔑视。开首三句写景及发思古之幽情,“天风海涛”四字将长江的开阔、浩渺写得淋漓尽致。自古以来,有多少文人墨客陶醉于祖国美丽的山水之中,饮酒作乐,优哉不哉,自得其乐。正为这一点,作者也效法古人,到此欣赏山水风光,“闲”字写出其悠闲自得的神态。“日远天高”是一派开阔景象,后两句用对偶将长江烟波浩渺、两岸山水相接的情景写得很形象,表现了空间的无空无尽,人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最后三句,作者从远眺所见之景中顿悟:“所谓功名利禄,只是过眼云烟,应该‘了’了。”于是他决定,不用和尚规劝,主动入山为僧。此曲通过生动形象的景物描写,揭示作此曲的目的,画龙点睛。


范例11:

访客舟中(明)陈宪章

船中酒多少,船尾搁春沙。恰到溪穷时,山山枳壳花。


【赏析】这首小诗写得很特别,题名“访客舟中”,但无一字直接写“客”,也未写怎样“访”;但诗中又句句扣题,以场景暗示。起句“船中酒多少”,暗示那船上的客人正以美酒接待来访的诗人;“酒多少”则又暗示,他们喝了一壶又一壶,举杯话旧,兴致甚浓。次句“船尾搁春沙”暗示,小舟是顺着山溪的春水落石出行驶,船上人因为畅饮欢叙,忘怀一切,以致船尾撞到沙滩上搁浅停住。这时船上人自然会受惊探望,猛抬头,蓦然惊喜,因为发现眼前是一片罕见的美妙境地:“恰到溪穷时,山山枳壳花”不觉意中小舟已行驶到人迹罕至的深山间溪水的尽头;这里众山环抱,山山盛开枳壳花。这是访友的余兴,也是访友的意外收获。这首小诗清新别致,巧妙地以场景描写烘托、暗示人物的神情动态,意藏景中,余味曲包。结构上斩绝利索,突然而起,戛然而止,中间却有起伏变化,虽只有短短二十个字,“离首即尾”,却做到“愈小而大,愈促而缓”(明王世贞《艺苑卮言》卷一)。


发表于 2023-3-4 20:55:57 | 显示全部楼层
示范赏析,很好!
 楼主| 发表于 2023-3-19 04: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梅花山人 于 2023-3-25 22:33 编辑

诗例简说形象思维
                 --兼答如何摆脱老干体的桎梏之问


毛泽东在回复陈毅的信中说‘诗是要讲形象思维的’,有学员问该如何摆脱老干体的桎梏,现即以毛泽东的七律·长征为例,通过浅鉴一下其笔法以说明形象思维在诗词中的应用。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我们鉴赏一首作品第一是审题,这首诗的题目是长征,所表现的即是长征。其次是知人论世,即知道作者和时代背景,这首诗的作者是毛泽东,时代背景则是对于红军长征的描写,因为作者和时代背景大家都比较熟悉就不多说了。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起笔便扣题,不怕难奠定了整首诗的大无畏的革命浪漫主义基调,只等闲表现的是对红军长征途中万水千山的诸多艰难险阻的一种藐视的态度。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承着首联的只等闲而着笔,颔联两句都是状景,在景物的描写中运用了譬喻和夸张的复合修辞,细浪是五岭逶迤的譬喻和夸张,泥丸是乌蒙磅礴的譬喻和夸张,跟‘’天似穹庐,笼盖四野‘’的道理一样,这样的夸张是把大的事物譬喻成小的事物,也跟客家俗语说的‘天倒下来笠嫲花’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把大的事物譬喻成小的事物,也都是藐视艰难险阻的一种豁达的生活态度。想象一下,这两句是不是象一幅红军长征的动态画卷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颈联仍然是状景,当然,这联跟颔联一样都是对红军长征途中万水千山的诸多艰难险阻的景状描写,红军的二万五千里长征走过了逶迤的五岭,跨过了磅礴的乌蒙山,穿过了险峻陡峭的金沙江,飞越了千古难渡的大渡河。同样想象一下,这两句是不是也象一幅红军长征的动态画卷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岷山千里雪也是状景,这里的状景当然也是对红军长征途中万水千山的诸多艰难险阻的一个景状描写,简了说即是红军长征途中爬雪山过草地的爬雪山,这里的状景是把感情运用递进手法直接携景入情,三军过后尽开颜一句结了前面的诸多景状,尽开颜也回应了首联的不怕难、只等闲的落笔,当然也是对前面五句红军长征途中万水千山的诸多艰难险阻的景状描写的一个总体概括,这个概括即是对于三军都经过、克服了万水千山的诸多艰难险阻之后的一个喜悦的态度、情状。


纵观全诗,格调豁达、浪漫,境界宽广、雄浑,笔法多变,意蕴深厚。


要说形象思维就应先知道什么是形象,形象的意思是指能引起人的思想或感情活动的具体形态或姿态,具体是对于笼统、抽象而言的,可见形象的关键词是具体,形态或姿态都应是具体的形象思维也即是具体形态或具体姿态的思维,这样的思维体现在诗词中即是用文字去构建出能引起人的思想或感情活动的具体形态或姿态,简单来说是包括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五种感觉能看得见、摸得着、听得到、闻得着、尝得了和触及得到、身体的客观上感觉得了事物都属于是具体的其中最简单的是带给人们某种画面感,这样的画面感多呈现于景象的描写,所以诗词也常以情、景两端而呈现


现在要说的是如何摆脱老干体的问题,往简了说,这首诗后六句对景象的描写就象一幅画卷呈现在我们面前一样,这就是形象思维,当然,形象思维有多种形式,譬如‘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白描是形象思维,譬如‘’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的把床前的明月光比喻为地上的寒霜也是形象思维,譬如‘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中先说桃花潭水深千尺而引出送我情的起兴同样也是形象思维,譬如‘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化抽象为形象是形象思维,譬如‘歌声春草露’的曲喻是形象思维,诸如此类,象这样的运用景物描写、比喻、起兴的形象思维都能摆脱老干体的标语化、口号化的空洞无物,这是我们在以后的诗词创作中应该悟到的一个方面。


当然,形象思维也有形似和神似之分,景物的描写也要结合情感的表达描写而不能是脱离了主题和感情的为写景而写景,但这些是另外的话题了,总之,形象思维是诗词艺术表达中最常见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论是赋笔的描写景物还是运用比兴及多用其它修辞笔法,多作形象思维的练习都可以说是摆脱老干体一条捷径。



 楼主| 发表于 2023-3-19 05: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幸勇 发表于 2023-3-4 20:55
示范赏析,很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会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梅州市诗词学会 ( 粤ICP备17109579号
联系邮箱:jyss888@163.com    联系电话:13502339645    地址:梅州市梅江区梅龙路市文联6楼608室    梅州嘉应诗社 版权所有

GMT+8, 2024-2-23 01:07 , Processed in 0.118697 second(s), 2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