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市诗词学会(原名嘉应诗社)

 找回密码
 成会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37|回复: 1

王力答讀者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7 21: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答讀者問

   《詩詞格律十讲》的讀者們来信提出一些問题,现在我来解答一下:
    問:旧体詩词格律是经过怎样的演变才形成那个样子的?为什么那样就算好?
    答:这是一个科学研究的题目,还沒有人深入探討过。律句是逐漸形成的,起初只是技巧,不是格律,并沒有規定必須这样做,但詩人自己大约是有意識地这样做的。范文瀾同志在《文心雕龙·声律》注中引曹植《贈白馬王彪》:“孤魂翔故域,灵柩寄京师”,《情詩》:“游魚潜綠水,翔鳥薄天飞。始出严霜結,今来白露稀”,并且說:“皆音节諧和,岂尽出暗合哉?”这可以說是律句的萌芽。后来詩人們继續从声律方面揣摩,逐漸积累經驗,到了庾信等人的时代,已經有整套經驗了,但是还沒有規定为格律。到了初唐的末期,才明白定为格律。南北朝的骈体文对律詩也有很大的影响,律詩又回过头影响后代的駢体文(所謂“四六”)。至于为什么那样就算好,这牵涉到語言形式美的問題。我在《文艺报》一九六二年二月号发表了一篇《中国古典文論中談到的語言形式美》,可以参看。

    問:“律絕”和“古絕”如何分别?
    答:“古絕”是不拘平仄的。在律詩未产生以前,只有“古絕”。律詩产生以后,仍旧有人写“古絕”,虽然或多或少地要受律句的影响,但是只要有些地方不拘平仄,就只能算是“古絕”,不能算是“律絕”。李白詩的“疑是地上霜’’一句是“平仄仄仄平”,李端詩的“細語人不聞”一句是“仄仄平仄平”,第二、四两字都是仄声;李白詩的“举头望明月”一句是“仄平仄平仄李端詩的“北風吹裙带”一句是“仄平平平仄”,第二、四两字都是平声,都不合于律句的規定,所以是“古絕”。再說,李白詩“床前明月光”和“低头思故乡”第三字用平声,李端詩“即便下阶拜”第三字用仄声,“开帘見新月”用“平平仄平仄”,虽都可以认为律句平仄的变格,但若结合其他拗句来看,“古绝”的韵味就很明显了;此外,不讲究粘对也是“古绝”的特点之一如李白詩“举头”句与“疑是”句不粘,而且与“低头”句不对。用仄韵也是“古絕”特点之一:如李端詩即用仄韵。如果一律用律句,还可认为仄韵律詩,否則只能算是“古絕”了。

     問:可平可仄的地方的任意性有多大?
     答:按原則說,,既然可平可仄,那就是完全任意的。圓圈内写“平”字或写“仄”字’’只是依律句的理論应該是平声或仄声。但是有的詩人在这种地方特别讲究,仍旧运用拗救的办法,律句倒数第三字,常常是上句拗,下句救,例如李白《贈孟浩然》首联“吾爱孟夫子,風流天下聞”,杜甫《蜀相》頷联:“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都是出句倒数第三字应平而仄,是拗(“孟”、“自”),对句倒数第三字应仄而用平,是救(“天”、“空”)。有的詩人連七字句的第一、第三两字也注意做到拗救,如白居易《錢塘湖春行》颔联:“几处早鶯争暖树,誰家新燕啄春泥”,出句第三字(“早”)用仄声是拗,对句第三字(“新”)用平声是救。又尾联对句“綠楊阴里白沙提”,第一字(“綠”)用仄声是拗,第三字(“阴”)用平声是救。可能有些情况是偶然的;但是有些詩人(如白居易)則不是偶然的,因为这种做法在他們的詩集中是很常見的。不过,我們要注意把技巧和格律区别开来,这些讲究只是技巧,不是格律,所以我在《詩詞格律十讲》里不讲它。

   問:关于句中自对的間题可否再作些讲解?
   答:句中自对不一定要平对仄,仄对平,“風”对“尘”、“涕”对“泪”,是完全可以的。出句和对句相对,也不一定要平对仄,仄对平,五字句的第一字,七字句的第一、第三字都可以平对平,仄对仄。例如杜甫《春望》:“感时花溅泪,恨别鳥惊心。”“感”对“恨”是以仄对仄。又如杜甫《客至》:“花徑不會緣客扫,蓬門今始为君开。盘飱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貧只旧醅。”,“花”对“蓬”,“盘”对“樽”,都是以平对平。 “風尘”对“涕泪”不算十分工整,因为風尘是天文,涕泪是形体。上文讲方位对顏色、天文对时令也算工对,因为那是邻类。邻类是依照詩人們的傅统习慣,如方位对顏色,有些則是按照性质的相近,如天文对时令。拿“日”“月二字为例,“日”月”指太阳、月亮是天文;指一天、一个月是时令,而时令的“日”“月”正是与天文的“日”月”发生关系的。八言对联中的上下自对(上四字对下四字),正是句中自对。但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上联和下联也不是可以完全不对,只不过可以从宽罢了。

    問:双声叠韵是怎么一回事?
    答:连续的两个字声母相同,叫做“双声”,韵母相同,叫做叠韵。例如“丰富”是双声,因为“丰”[fang〕和“富”[f 的声母都是“f”,“燦烂”是叠韵,因为“燦”[can)和“烂”lan 的韵母都是“an”。律詩的对仗要注意双声詞和双声詞相对,叠韵詞和叠韵詞相对,或者是双声詞和叠韵詞相对。例如白居易詩:“田园寥落干戈后,骨肉流离道路中。”,“寥落”、“流离”都是双声詞。又如李商隐詩:“远路应悲春晼晚,殘宵犹得梦依稀。”“晼晚”、“依稀”都是叠韵词。

    問:可否请您再将曲律讲一两讲?
    答:词与曲的道理是差不多的,懂了詞的格律,就可以类推到曲的格律。曲律与词律的不同,主要有两点:  (甲)曲譜与詞譜不同;(乙)詞的字数有定,曲的字数无定,曲中可以插进些“衬字”。我之所以不讲曲律,因为牵涉到剧本間題,不是簡单一两讲可以讲得完的。可以看我的《汉語詩律学》第四章。

   (本书者按:王力同志的《詩詞格律十讲》在北京日报发表后,讀者會提出一些問題。这是王力同志的解答,也在北京日报刊登过。我們附录于此,供讀者参考。)
 楼主| 发表于 2019-10-8 16: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昨天 21:26














图片转文字或难免出错,若疑文本有疏误之处,请读者比对图片自行纠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会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梅州市诗词学会 ( 粤ICP备17109579号-3
联系邮箱:jyss888@163.com    联系电话:13502339645    地址:梅州市梅江区梅龙路市文联6楼608室    梅州嘉应诗社 版权所有

GMT+8, 2020-6-5 07:41 , Processed in 0.196089 second(s), 24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